出られなぃ不思议的教室

出られなぃ不思议的教室

药只三味,简而能到。 竭者绝之渐,绝则尽绝无余矣。

方其无病之时,胃中纳水谷,大小肠传糟粕。足太阴合于阳明上行,结于咽,连舌本。

若只知有余而忘其不足,则取败之道也。其不及则喘咳短气;气不归原,所以上气;阴虚内损,所以见血。

故但用治风逐水健脾之药,而不必加血药。蕃,蔽也,屏蔽四旁,即藩篱之义。

 变者,谓或黄,或赤,或为遗淋,或为癃闭之类,由肾水不足而然,是皆病之在中也。 味有所藏,以养五气;气和而生,津液相成,神乃自生。

 后世以结、促、代并言,均目之为止脉,岂足以尽其义哉!夫缓而一止为结,数而一止为促,其止则或三、或五、或七八至不等,然皆至数分明,起止有力。故为阳气盛而微有热。

Leave a Reply